协会动态
站在新起点的中国经济与现代物流业 —专访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原国家统计局总经济师姚景源
来源:中国储运杂志 2016年第10期 | 作者:李冰漪 | 发布时间: 2016-10-10 | 2693 次浏览 | 分享到:

  当前,中国经济迫切需要转型升级。对此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原国家统计局总经济师姚景源有着深刻的认识。在不久前举办的2016中国物流供给侧改革高峰论坛上,本刊记者就中国物流业和中国经济的现状与发展等热点问话题专访了姚景源。

 

“小散乱”不再乱

  物流业“小散乱”问题一直是行业发展的绊脚石。对此姚景源表示,物流企业的小,是指国内物流经营主体的规模较小且数量多——目前占国内运输总量70%的公路运输企业大概有750万家左右,平均拥有车辆却不足10辆。一对夫妻、一个电话和一个门面就能撑起一家物流公司是普遍存在的现象。
  另外,行业竞争极其混乱、缺乏规范的市场秩序和诚信体系,也是国内物流企业存在的一大问题。实际上,由于行业竞争较大,导致整体利润率较低。使得一些企业为了利润和市场进行不正当竞争,如价格战。其后果之一,是整个市场处于更加混乱的局面,大家一损俱损。
  不过,随着物流的地位提高,尤其是伴随着以电子商务为代表的互联网的发展,一些新的物流经营模式不断涌现出来,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的物流信息平台、物流大数据平台、货运APP、公路港等,还有自由众包、O2O等相继诞生和发展。
  姚景源认为,虽然这很大程度上难以从根本上改变物流企业的困境,但是,通过一系列的实践,一定程度上能够促进国内物流企业向信息化和网络化转型,有利于强化物流网路运营体系,也不失为解决物流企业“小散乱差”的一个有效途径。
  小散的现状不解决,则效率上不去,成本居高不下。而解决的另一个根本问题是创新,用互联网+等先进的技术与物流融合在一起,解决现有的问题。
  大宗商品由中西部运送到东北部,物流要以尽可能少的距离与时间送到。时间就是效率,就是价值,要科学合理地安排规划,就要运用现代科学,如以运筹学、概率学等科学为指导,与现代化互联网手段相结合,使物流得到突飞猛进的质的飞跃,得到更新更快的发展。

 

粗放型经济走到尽头

  姚景源认为,今天中国经济的主要矛盾不是速度问题,也不是数量问题,而是增长质量和效率问题,今天我们讲新常态,就是中国经济走到新的阶段,这一阶段用经济学的话语来说,就是要由过去规模速度、扩张、粗放的增长转到质量效益提高的集约增长。因为经济发展阶段变化了,增速有所回落,这是规律,所以国家再三强调,对经济增速有所回落要保持定力。姚景源说,我曾经举过一个例子,我的小孙子,刚出生一天5斤多,到满月那天一个月长了2斤多,他在一个月体重增加40%,医生说健康孩子长得好,正常健康。如果我们大人一个月期间体重增加40%,是不是上医院了?因此我一直强调重要的是少一些总量思维,多一些结构分析。什么叫总量思维?就是对于GDP,速度情结少一些,多一些结构分析。
  姚景源认为,我们现在高新技术产业总体不错,但是这些产业大都是劳动密集型产品的出口。什么是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我们国家纺织、箱包、服装、家具、鞋等7大行业过去为中国的出口立下了汗马功劳,全世界产品基本是中国制造占领市场。但是现在我们的七大产业出口产业2013年出口保持22.2%,2014年减了很多,2015年也是全线不好,根本上是人口红利消失造成的。姚景源说,我近两年到柬埔寨和菲律宾考察发现,这些国家现在都在学习中国,就是走我们以前走过的路,用廉价劳动力,加工贸易、招商引资、生产低成本商品打天下,但是他们现在比我们更有优势,越南工人的工资相当于中国工人的一半多一点。我前不久到广西的甘蔗生产区调研发现,那里请广西人干一天活要支付200元,而甘蔗一吨才卖440元,人工成本太高请不起,结果越南人到广西采甘蔗只要付70元。现在经济下行告诫我们什么?就是我们过去依赖于廉价劳动力,生产廉价商品,出去打天下,这一条路已经走到尽头。

 

实现全面小康,发展现代物流业

  姚景源说,“十三五”规划的核心是到2020年要实现全面小康,但是全面小康要反映在一系列指标上,比如说其中最重要的指标两个翻一番,一个2020年经济总量翻一番,另一个实现国民经济收入翻一番。
  我们一定要实现全面小康,为此经济增长应当保持在6.5%以上,这就要加大改革的力度,加大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力度,在这里物流行业至关重要。什么是物流?物流是用尽可能少的时间,尽可能短的距离,使商品能够到达需求的地方。全社会的经济活动就是商品和货币在不断交换位置,货币从买方进入卖方,商品由卖方到买方,这之间就需要物流。因此物流首先要有时效性,时间越短越好,时间就是效率,要对物流进行科学合理地布局,这需要运筹学、概率学等现代科学,还需要现代化的手段和计算机、互联网的运用。现在物流业进入了一个技术进步、技术革命的时代,这个时代为物流行业走向更新的发展创造了条件。
  因此目前我们要提高物流企业的组织化规模化,要解决物流企业散乱问题。小散乱导致物流企业效率上不去,成本居高不下。另一方面物流行业要创新,让互联网+、现代管理技术与物流行业紧紧融合起来。物流行业承担着对整个社会商品、货币交换以及生产再生产循环非常重要的功能。只有物流通畅,我们整个经济才能通畅。这也是加大供给侧改革的一个方面。
  物流业属于现代服务业。发达国家服务业的比重占GDP比重70%,服务业当中生产性服务业占服务业比重70%,两个70%,所以我们现在物流业相当薄弱。去年物流总收费10万亿元,占国内生产比18%,发达国家只有9%左右。从我们企业生产成本来看,去年每百元主营业务生产成本为85.97元,其中30%是物流成本,发达国家占到了10%~15%,我们物流行业确实存在很大问题。我们说到新常态目标两个中高,一个是增长速度保持中高速,第二个是经济走向中高端,但两个中高离开了物流行业的现代化显然是不可能实现的。我确信在全面建设小康当中,在新常态中中国的物流行业最有潜力发展的一个重要行业。

 

加速供给侧改革,科学资源配置

  谈到供给侧改革,姚景源认为,供给侧改革与物流的关系很紧密,物流业是服务业,主要是生产性服务业,也是生活性服务业。是为其它产业物流服务的供给方,供给侧改革有非常大的指导与现实意义。在物流的需求与供给两端,市场经济要求总量的基本平衡,但在实际运作中,有三个阶段,一是需求短缺阶段。由于中国企业在计划经济下习惯于“大而全”“小而全”,物流外包比例很小,使物流企业吃不饱。二是有效需求与有效供给“双不足”阶段。三是物流供给结构性矛盾阶段。现在,物流外包比例在上升,物流服务个性化要求在增长,物流专业化、标准化、智能化在推进,但物流业本身不能根据市场需求提供有效供给。比如制造业精益物流、电商物流、城市共同配送、冷链物流、农产品物流、危化品物流、特种运输、医药物流、应急物流等等。许多产业的转型升级,都认为物流是瓶颈约束,2013年,中国制造业与流通业的物流费用率为8.4%,而发达国家一般不超过5%。中国物流总费用与GDP的比率近10年一直不低于16%,而发达国家一般控制在8%至10%。中国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但2014年全球供应链绩效指数排在28位。这些足以说明,中国物流的供给结构、供给质量、供给效率都存在许多问题。
  供给侧其实包括几个供给:一是资本供给,二是资源供给,三是劳动力供给,四是技术供给。资本供给的问题是要研究如何提供有效供给。在资本当中形成有效投资、有效需求。过去那种大量的投入,结果导致产能过剩是无效投资。有效投资一定要发挥市场配制资源的决定性作用,要减少政府干预,让市场来决定。
  资源供给,是要走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的路,要坚持绿色发展。我们不但要金山银山,更要绿水青山,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比如贵州原来是穷地方,但现在它最大的优势就是绿水青山。现在到贵州旅游,养老产业、健康产业都是新经济。
  劳动力供给,要从人口的数量红利转到人口的质量红利。《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工匠精神。我们现在缺少工匠。其实到企业去了解一下,会发现技术工人的收入比本科、硕士和博士都高。
  技术进步的供给,一定要看到创新。“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是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是“发动机”。创新带有颠覆性,比如现在数码相机和手机都能拍照,照相数码化给我们带来这么多的乐趣,对胶卷行业就是毁灭性的打击。因此,从供给角度看,一定要让创新成为经济增长的最重要的动力。
  姚景源认为,在供给侧改革下,要合理科学地资源配置,而其中最重要的是要把握宏观经济发展趋势,当下中国宏观经济发展新常态需要特别关注“三化”,即速度变化、结构优化和动力转化。
  对于目前中国经济总体现状,姚景源坦言,中国工业发展成就辉煌,但目前处于大而不强的现状,缺少核心技术,未来如何从中低端走向高端是工业发展需要解决的问题;对于服务业,我国目前需要大力鼓励包括金融和财富管理、文化影视等在内的现代服务业发展。关于中国经济的动力转化,过去三十年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得益于资本、资源和劳动力三方面的大量投入,未来,必须以创新逐步替代这些投入。创新能力决定了经济地位,要解决当前中国经济的下行问题,必须进行产业结构调整,人才、技术、金融制度、行为习惯等全面创新,使创新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新增长点,推动中国经济快速增长。